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终评,如何写好

作者: 动画资讯  发布:2019-12-08

这套碟很久以前就买了,但是一直没有拿出来看,听说还没画完呢!尾田荣一郎大哥真是有耐力。 其实就故事本身而言,并不是很出彩。一个有关海贼寻找宝藏的故事,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许多神奇的经历。又是热血青春激昂,又是追逐梦想之旅,在共同的旅途中培养起伟大的友情,反正都是日本漫画中用烂的情节。画风也相对粗糙,有很多地方甚至只像直接未修饰的线稿。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部漫画还是红遍大江南北,惹得大家争相观看。 不过,也许就是这些就是这部漫画的魅力所在呢?它把所有看似庸俗普通的东西杂糅在一起,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无法复制,无法模拟。 呵呵,说到人物,现在我最喜欢的是今天刚刚出场的那个鹰眼剑士,那种又华丽又邪恶的魅力,真是让我对他一见钟情。另外还比较喜欢的是索隆,那头小绿毛长在他脑袋上竟然也不觉得碍眼,这都是作者的非凡功力。 现在我才看到二十几集,估计离我看完的那天还有很远,而且作者都没画完呢!我急什么。 有时我在想,是不是就凭着一部作品,就足以做到万古留青呢?像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写得那么纯净美好,结果也就仅此一篇留存于世。 呵呵,不过这种事不太可能会发生在本人身上,本人呢,也就瞎写写,能有人偶尔给点鼓励就行啦!不贪心。

尚晓蕾:评判并不看重技巧

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像多米诺骨牌那般倒下,运作机制根据的的是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我父亲那时在海湾地区某家开发银行担任董事会成员,正致力于——或者像他们以为的那样,在为减轻非洲各个国家的贫困而努力。我们住在卢萨卡酒店里,酒店里一扇扇分割内外的大门拥有显而易见地象征意味。这些门由金钱,种族和社会阶层组成。不过,酒店内部还是有一个共同点:无论是被小贩用小推车在街上贩卖,还是在时髦的餐馆里被倒进酒杯里,有样东西是相通的,可口可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薇羅尼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初说要做剧本征集孵化工程的时候,我是没有足够信心的,因为时间太短,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剧本数量。当我听说居然拿到了600多个本子,特别震惊,深深地感到在这些我们不认识的普通青年人当中,蕴藏着勃勃的创作欲望和生机,这一点让我觉得特别兴奋,这也是整个活动特别有意义的一个部分。”在张越看来,现在的年轻人生活面比过去的时代宽泛得多,她在这次的作品中既看到了很多现实主义的作品,也看到了虚拟、寓言、黑色幽默、科幻等题材,“ 他们真是想法满天飞,但还是有些实现起来不到位,第一不会讲故事,第二没有结构,第三语言没打磨。”

BBC / Rustam Qobil:《等待大海》

主办方供图

有的深度报道喜欢用调查揭露的某个关键事实作为开头。它们常会使用 “调查显示”或“数据显示”或“某份文件显示”等字眼。

选手在进行答辩。主办方供图

这样做同时也在暗示读者:这是你们需要了解的全貌,而我们很快将提供更多细节。

新京报记者 刘臻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球深度报道网,作者:Paul Bradshaw,题图来自:东方IC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贾宁

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终评,如何写好一个吸引人的开头。揭露问题:“许多团队都在对克拉普森之死进行仔细调查,认为这与政府近惩罚性的福利改革政策密切相关……”

答辩现场:大多作品真诚且关注社会话题

第二段用 “但是……”来开头,满足了阅读期待。值得点出的是,但是之后是一连串具体的事实描写,作者使用了“ 1700人”,而不仅仅是“许多人”。并且这一事实在变得越来越具体:从这1700人迅速缩窄为“7个孩子”和“ 21岁的大学生”。

原标题: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终评!答辩结束评委这么说

100 Reporters / Khadija Sharife:《商业秘密:可口可乐的秘密避税配方》

这一次很多青年人的作品质量要比预想得好,我通过看这些剧本觉得写作还是要有生活,第一步迈出去,还是得现实主义为基础。这就像是画画,要先学素描,实际上现实主义的这一步是一定要走的。在今天这些作品里有相对写实的,有出于一种自我感受,也有各种不同类型的,我们组里讨论,其实有没有生活,是不是作者笔下熟悉的内容,真是可以立刻就能分辨出来。如果你笔下的东西真的来自于你的生活,是生动的,是真实真切的,就会有魅力,而如果编造,就会显得虚弱。这是我读现在这些孩子们剧本的感受。

请注意,用地点开头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地点本身及其经历的变迁正是长篇报道关注的故事本身。在这种条件下,你甚至可以说,地点就是众多人物中的一个。

评委点评

曼彻斯特中央食品银行储藏室的架子上,放着一双小鞋子和新生儿的尿布。

在这次的参赛作品中,剧本的形式还是蛮丰富多彩的,既有特别传统的,也有关注当下的,但就个人而言还是不太满足。不满足之处在于,我所看到的青年人写的剧本里,他们似乎保守了一些,很少能够看到特别有想法,特别敢写敢想,特别敢于表达的举动。年轻人要敢于放飞自己,作品成不成熟没有关系,一个年轻人可怕的是装成熟、装稚嫩,这两点其实都挺可怕的。现在年轻人写剧本恨不得把它一步到位,就一定要把它写成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其实要更多的有自己真实的生活感受。有的时候作者更多地希望别人应该怎么看,或者我要给你看什么?其实首先应该是想观众看你表达什么,这种观念还是有些误差。

所以,当故事发生的环境具有某种隐喻意味时,特别是当故事地点反映着某种社会分化,或者恰好与复杂的社会系统相呼应时,用地点开头是很好的办法。

程辉:特别敢写的作品较少

无论是从人,地方还是动作入手,大多数的深度报道都会在读者心中引起疑问,那就是:“为什么这个人/地方/场景很重要?”但有时你可以在开头就抛出一个确切的问题。

主办方供图

在过去40年里,在地下40米深的地方,约有6万平方公里的水持续不断地变成水蒸气。

此次入围作品共有60部,而在今天的终评现场,最终有59部作品进入了答辩阶段,选手不仅来自全国各地,也有从英国专程赶来的。12位终审评委分为4组,其中导演周可、央视主持人张越、新京报编委金秋为第一组;戏剧翻译、评论人、编剧尚晓蕾,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校园戏剧研究中心主任田卉群,编剧、导演、演员滕学坤为第二组;媒体人王润、演员孙强、新京报文娱部副主编何建为为第三组;新民晚报文体中心主编朱光,戏剧评论人、策划人程辉,演员闫楠为第四组。每组听取15个选手阐述,每位选手阐述平均用时3分钟,最终选出9-12 部作品,甄选结果将在12月6日的论道周闭幕式上揭晓。

图片: Pixabay

现场,新京报记者也采访到了第一位答辩的选手,谈到这次入围他表示:“这次参赛主办方每一个环节选得不错,我之前也参加过类似比赛,但经常遇到主办方搞一些网友投票,非常没有意义。这次都是专业人士做评委,题目选得也很好,赛制比较紧凑,作品最终要是能在大舞台呈现,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帮助。”回想自己答辩的过程,他表示:“其中一位评委是程辉老师,他问了我对作品最满意的地方在哪?我认为这个问题特别给选手信心。一般评委都会说,你想表达什么?或类似评价自己作品的问题,但是程辉老师让你自己说最得意、最喜欢的地方,很给人信心。另外一位闫楠老师,他虽然没有提问题,但全程都非常认真地倾听,给人感觉很温馨很体贴。”

从地方开始

选手候场。主办方供图

从提问开始

仅以我所在的这组为例,我发现这些选手有一些技巧虽然不太好,但他真情实感的生活经历写得比较生动,也有一些就是技巧很好,但一看就是为扣题来编一些故事,这便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这样的人物是很假的。我们发现有些选手可能对现实主义有不一样的理解,现实主义,其实不一定非得使用非常现实主义的写法或者设置。其实真正觉得好的作品基本都还基于真实的生活经历演变而来,哪怕技巧不成熟。因为现在毕竟是个苗子,知道他的故事是真诚的,而且是有空间去发展的,基本上就都入选了。

从人物开始

万方:真实才有魅力,编造会显虚弱

以下为一些案例:

张越:年轻人创作欲让我兴奋

这个开头引起了读者的好奇心,人们渴望了解关于这个结论的更多信息。一般来说,这类故事会提供一连串地例子,然后再深入探讨其中某个特定人物或者案例的细节。

14:00,选手开始向终审评委组进行阐述。此次终审评委组共分为4组,评委代表尚晓蕾向记者透露,在终评开始前,评委的工作量其实非常大,通常会先拿到进入复赛的59个剧本通读一遍,决赛当天上午再分组看一遍剧本。下午评委分四个组,选手抽签,听完阐述后,评委开会把主推选、备选的作品报给监审:“此次很多作品的动人之处其实是在于真实,我们看到很多真诚的情感,有些作者把目光投向老年化社会、青年心理健康等问题,说明对社会有深入观察。最后是否入围在其次,写剧本本身对他们是一个疗愈的过程。”尚晓蕾表示,选手现场所答辩的问题,主要是围绕剧本里一些不明确的地方、与剧本有冲突或者不清晰之处而提出,有时会问一下创作背景以及作者本身的背景。

从前,他的村子里几乎每个人都以捕鱼为生,但在上世纪70年代,鱼群大量死去,海水也变得干涸。

12月5日,由保利、央华戏剧、新京报、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和旅游局联合主办的“戏剧未来力量——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终评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孵化工程以“推动中国戏剧新发展,打造中国戏剧新力量”为口号,通过命题形式向全社会征集戏剧人才和剧本,25天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622份参赛剧本,甄选出的获选作品将于次年孵化成剧目作品在全国60家剧院进行巡演。

在 BBC 的长篇报道中,地方常常扮演着重要角色。

13:30左右,参加此次终评的选手陆续进入专为他们设置的等候区域,在答辩正式开始之前,央华首席制作人王可然与剧作家万方一起,对选手进行了鼓励。万方表示,希望大家通过这次参赛经验,在未来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宽,能够创作出更多既能关注到我们当下,也能观照到全人类的作品。随后剧本终评答辩正式开始,选手则以四人为一组分批在门口等候。

Paul Bradshaw 是伯明翰城市大学数据新闻学硕士及跨平台与移动新闻学硕士。他撰写了许多有关网络新闻学和互联网的书籍及书籍段落,包括《网络新闻手册》、《在表格中寻找故事》、《用数据发现新闻》和《抓取新闻》等。本文原刊于 Paul Bradshaw 的博客,全球深度报道网获授权翻译转载。

对于“孵化工程”的期望,这位选手表示:“希望入选的作品能够呈现出百花齐放各种风格,不管我们个人入不入选,最终无论作为观众还是这次活动的参与者,能够看到非常不一样的作品合辑,真的能达到活动主办方预想的效果。”

采用这种做法时,你得确保故事围绕的中心问题本身就很吸引人,这样才会驱使读者继续阅读寻找答案。

图片 1

如果你从细节入手,则意味着,在文章的某个段落,这个细节的含义会变得清楚。例如,在以上引用的段落之后,作者紧接着写:“这不仅彰显了普通曼彻斯特市民的慷慨,也证明对紧急援助的激增。”这种做法令读者的好奇心很快得到满足。如果一直缺乏解释,则可能会令读者沮丧,并且/或者怀疑你采用的细节可能根本没有意义。

Wait But Why / Tim Urban:《从穆罕默德到伊斯兰国:伊拉克经历了什么》

从问题开始

根据总部位于巴黎的慈善机构 Foot Solidaire 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每年约有15000名男孩从西非前往欧洲和其他国家。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动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年戏剧创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终评,如何写好

关键词: 必赢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