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悲戚的旧事_4则,八个天真之人的半小时谈话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4

政治就是权力和金钱:平民是最无辜的,他们不过问政治,但却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就像犹太人和支那人。
男主角揭示了个道理:能用钱摆平的事情尽量不要去麻烦别人,帮忙这个东西只有几次,请在最需要的时候使用。
在即将被屠杀但可以求援之际,应当发动所有酒店里的人动用一切社会关系,向外界求援,让他们知道你的处境,如果你不帮助,他们就会被屠杀而死去。
全片讲卢旺达酒店的经理为保护在民族冲突中惨遭屠杀的一个民族的难民而做的种种努力:包括被联合国维和部队抛弃,驻军撤离,贿赂当地警察,跟叛军做交易,像酒店总部求援等等。内容跟钢琴家比较相似,讲由于民族问题而导致的屠杀,主人公历经磨难后得以保全性命。战争,往往都是和政治和民族仇恨相关。还是天朝的民族制度好,采用区域民族自治政治制度,就不会导致这个问题。
有敌对势力进驻,就得逃命,这是颠之不破的真理,期望敌人仁慈,就是太天真。

题目想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书架上《天真的人类学家》,那两个天真之人的一小时谈话就挺好,天真只是此时需要的修饰词,要说我们天不天真?起码另一个是忠厚老实的代表,属于不会耍手段的男生。今天刚看到张楚《赵小姐》的歌词:在懂手段的男人面前她会沈不住气,她知道这太危险她会吃亏的,我的“精明”可能只限于此。那么,冠以天真倒也合适。

罗胖60秒:什么是“自己”?

2017-11-20 罗振宇 罗辑思维

  1. 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有一句话,大意是说:

什么是“自己”?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自己的人性,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被我们感知到了,我们才会了解自己。

必赢棋牌,所以,要去找那些很强、很可怕、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

2. 你看,这就是我喜欢的行动者的生活态度。我就存在于我的行动中,我的行动不断产生结果,我再在这些结果中感知自己的存在,也实现自我的提升。我和我的行动是一体的。

3. 照这么说,前些年有一句话说,“脚步不要太快,要经常停一停,等你的灵魂赶上来”。我特别想反问:如果你的脚步停下来,你和世界的关系停止了,你确信自己还有灵魂吗?

4. 所以不管是慢还是快,闲散还是忙碌,我更担心的是,千万不要把所谓的灵魂活没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一生,就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


他喜欢历史,我也喜欢历史但从小就不走正路,正规的历史教材只看过中国以及世界上下五千年还有几本黄仁宇的书,《史记》、《资治通鉴》与《汉书》类的泛泛翻过,更多的是抱着野史乐呵呵地看,我这位同学一看面相,看的书绝对比我正经。然而一提及历史问题,他知道的我都能知道,都能引发争论,今天的争论也是从历史问题开始的。

两个悲惨的故事

故事一:一块面纱

我先给你推荐一部电影,叫《卢旺达饭店》。这部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的背景是1994年在卢旺达发生的大屠杀。这部电影的主人公叫保罗,是当地胡图族的黑人,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当经理,这个酒店是当地的豪华酒店,外交官、外国记者、本地的达官贵人,都是这家酒店的常客。卢旺达大屠杀是胡图族对图西族的屠杀,保罗尽可能地保护躲进酒店的难民,有人把这部电影叫做非洲版的“辛德勒名单”。

这部电影里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个图西族的姑娘跑到酒店里,请求一个外国记者保护她们。这个外国记者想帮忙却无能为力,但他问了这两个姑娘一个问题,他说,我看胡图族和图西族长得都差不多,到底是怎么区分的?这两个姑娘告诉他,图西族的个子更高,走路的姿势更优雅!

其实,原来根本就没有胡图族和图西族之分,这是以前占领过卢旺达的比利时殖民者强行划分出来的。他们曾经测量所有人的鼻子宽度,把鼻子较窄的、皮肤较白的人挑出来,把他们叫做图西族。图西族大概占人口的15%。比利时人在非洲的时候,让图西族统治胡图族,但当他们撤出非洲的时候,又把政权交给了胡图族。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宿仇就这么形成了。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的导火索是胡图族总统的飞机被不明飞弹击落,胡图族认为这是图西族干的,就对图西族实施了大规模的报复性屠杀。

你可能说,电影里肯定有虚构的成分。那好,我再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在卢旺达大屠杀中发生的。1994年5月6号,在卢旺达出现大屠杀的时候,很多图西族难民跑到一个天主教的修道院里避难。这个修道院的院长是格特露修女(Sister Gertrude)。没想到,格特露修女把胡图族的暴徒叫了进来,上百名图西族难民被枪杀、砍死,甚至活活烧死。但是,格特露修女没有交出图西族的天主教修女。这些图西族天主教修女戴的面纱救了她们的命。有一个19岁的图西族小姑娘是一位修女的侄女,她恳求格特露修女也给她一块面纱,被格特露修女拒绝了。小姑娘被残忍地杀死了。七年以后,在布鲁塞尔的国际法庭,格特露修女被起诉,证人里面就有这个被屠杀的小姑娘的妈妈。她说,我女儿之所以丢了性命,就是因为一块面纱。

故事二:一副眼镜

讲完了一块面纱,我再给你讲个故事。1975年到1979年,在柬埔寨也出现过一次大屠杀。这就是狂人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在柬埔寨闹革命,想要一夜建成共产主义的时候发生的悲剧。一开始,这是一场民族之间的仇杀,高棉人疯狂地屠杀其他种族的人,包括越南人、华人,还有大多信仰伊斯兰教的占族人。但是,这场屠杀也不仅仅是民族之间的冲突。据说,总共有170万人死于屠杀。在这170万人中,约有100万人其实是高棉人。

即使你是高棉人,也未必能够幸免于难。你要想生存下来,还得是正确的高棉人。能够活命的,是过去追随红色高棉的农民,被随意杀死的是旧政权的官员、知识分子、技术工人、商人、城市居民和僧侣等。怎么区分是不是正确的高棉人呢?一个标准是看你戴不戴眼镜。在红色高棉看来,戴眼镜的人肯定都读过书,读过书的肯定不是好人,是政治异己势力,该杀。

——何帆《我们和他们1:你心中是否潜藏着一个恶魔?》


检验一种观念或者一种理论是否具有效力,第一要看它对经验世界的解释能力;第二看它对经验世界产生的各种问题的解决能力;第三要看它对经验世界产生的新问题,是否具有发展自己弹性的能力,对新产生的问题具有解释和解决的能力。

——刘苏里《016 | 阎克文第一讲:震撼世界的“韦伯命题”》


我们聊到了89年,聊到了64,很可惜我们两个小白知道的真相有限,我只能说出别人告诉我的和告诫我的话以及曾经翻墙看到的东西,他说的挺有意思,他告诉我的是绝大多数人对这两次事件的认知,就我们俩知道的这点东西,聊了几句这个话题就进行不下去,反正我的脑子在一踏进大学就被爸爸塞进过一些东西:不要在网上乱发表声明,不要跟风,不要讲64的事情。爸爸说的头两句我赞同,网上的东西杂乱无章,我们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别人拎着走,在这个层次的不要跟风是必须的,至于后半句…聊过这一茬后,我们的结论有点风马牛不相及,可以用我之前摘抄的一句话总结:未受教育而具有常识者,比那些受过教育而缺乏常识者,好过一千倍。再说一句通俗的,那没文化的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有文化的流氓。

可能是今晚点的菜没什么肉放眼皆素,所以转接而来的话题有些荤。他说的一句话我刚听时没什么反应,回来一查竟然是《左传》里的,话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左传》只学过几篇,印象深刻的是《郑伯克段于鄢》,读得心里凉凉的。他整完那句话后,给出的结论让我凝固了,非我族类怎么办?全杀掉。

斯多葛主义者爱比克泰德语录

* 要想获得幸福与自由,必须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一些事情我们自己能控制,另一些则不能。只有正视这个基本原则,并学会区分什么你能控制,什么你不能控制,才可能拥有内在的宁静与外在的效率。

* 伤害我们的并非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事情的看法。事情本身不会伤害或阻碍我们,他人也不会。真正使我们恐惧和惊慌的,并非外在事件本身,而是我们思考它的方式。使我们不安的并非事物,而是我们对其意义的诠释。

* 邻家的小孩打破了碗或者其他类似物品,我们会轻松地说:“这件事发生了。”当你的碗被打破时,你也要以同样的方式作出反应,就像别人的碗被打破了一样。要把这种认识扩展到那些更令我们牵肠挂肚、后果更为重大的世俗之事上去。

* 要清晰地辨别你允许什么样的思想或观念进入你的脑海。

* 将人生视如赴宴,在其中你的举止应当优雅得体。

* 如果一个人只在力所能及的、不受阻碍的范围内寻找他的“好”,他的最高利益,他将获得自由、安宁、幸福、平安、高尚与虔诚,他会为万事万物的成就而感恩于神,不会对任何事情吹毛求疵。

——武志红《思维05 | 控制信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奉行》

我得另起一行来表达我沉重的心情,然后平时冷冷淡淡没什么起伏的我,愣是吃完饭后拉着他绕学校走了一圈来讨论这个问题。听他下完那个结论后,我说的就是你这个想法很危险,不应该抱着这样的想法。

那怎么不能抱着这种想法?你不觉得保护少数民族的政策侵害了汉族的利益吗?你看看学校,为什么不让我们在少数民族窗口吃饭?还有在中国历史上,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从来就是镇压,有一些甚至还被灭族。

(在以前封建王朝时期确实是分界明显,我知道你说的番邦问题,但现在我们是一个中国。)以上是我脑补的,当时没说出这些话。我说的是,对少数民族采取安抚政策是必须的,这方面历史我知道的少,镇压这个说法我赞同,但安抚是上策,如果仅从异族必怀异心这个角度就要采取灭绝手段,那么历史将是血淋淋一片。还有你说的学校打饭窗口的问题,放假了清真食堂只开了一个小窗口,就一个人在炒菜,你叫他怎么供应其他人?再说别人就是不吃猪肉难道跟我们一起吃?你应该知道之前法国闹过的穆斯林事件吧?这些问题很难解决的,不能像你那样一刀切。

当时的土著人不是被美国人杀死一大片所剩无几了,然后开拓者们不就有多余的土地和资源了,我觉得美国人就做得挺绝的,把那些多余的人杀掉,相反中国历史上,做得不够绝。

我脑子转了几下,觉得中国历史并不是一朵白莲花啊,那历史上的屠杀并不比美国这种没有历史的国家多。你说美国人的做法对吧,我一直觉得美国人缺少了点东西,他们做事那么绝我看不上,相比下我更坚持中国传统的治国之道,我支持孔孟的政治套路,我觉得仁德不可少。

那你说的仁德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政治就是政治,你不把那些异族异类铲掉,不一劳永逸,迟早生变。你看当年的纳粹,还不是实行了种族灭绝,那个就做得很彻底。

我顿时懵了,反问了一句:你支持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行为?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八个悲戚的旧事_4则,八个天真之人的半小时谈话

关键词: 必赢棋牌

上一篇:比1的进步之处,死的都很精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