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让人太心痛,他只知道条纹衣服是睡衣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小时候可能大家都是,当我们离开熟悉的地方到一个新的环境的时候,总会感觉到不适应,甚至讨厌,如果这个新环境再严肃一些,我会害怕。 小孩子的眼睛总是能看到我们忘了看到的东西,比如,条纹衣服叫睡衣。 为什么要像小孩子撒谎呢,因为 他们还不想教化他们的孩子变成什么样,保有心底的善良。 “为什么?你做错什么了?——我是犹太人” 爸爸的士兵在打犹太人,母亲着急的快哭出来,父亲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姐姐只是停了一会儿,就继续吃饭,他害怕极了,却不敢说话,等到吃过饭,坐在床边哭到眼睛都红了 他害怕极了,他撒谎了,他后悔了,他去找他,却好几天见不到人,再见到他,抬起头来,右眼有一大块淤青的血痂。 他道歉,他伸手出铁丝网外,俩人和好了。 电影到后面,两人的衣着、整洁形成越来越鲜明的对比, 即使隔着这道铁丝网,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一起玩的乐趣,下棋。

总是让人太心痛,他只知道条纹衣服是睡衣。以二战为背景的作品真的是非常多,这几年也陆陆续续接触一些。春节期间看的《穿条纹衣服的男孩》就是一部关于二战的小说,但是这部小说完全没有战争的场面,字里行间中战争的沉重感扑面而来。

         我看电影有个习惯,不是找最新最热而是点好评率最高的片子看。我相信群众的眼睛。他们评出来的肯定是能打动自己内心产生共鸣的作品。昨天晚上根据我的搜索习惯,我点开了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这部电影。立刻被一双童真的大眼睛吸引进来。不得不说小演员完全诠释了小主人公的天真无邪和对任何事物好奇的那份童真。虽然是战争题材,但整部影片没出现过打打杀杀的血腥镜头,而是通过小主人公的独特的视角表现出来。虽然沉重,但是一点也不压抑。
         故事的背景是二战时期的德国。小主人公的爸爸是名德国部队的高官,为了服从高层的命令,他们一家搬到了乡下,犹太人集中营附近。刚到新环境,就有一种强烈的反差。戒备森严的房子、围墙上的铁丝网、来回穿梭面无表情的士兵、牵着狼狗的军官、一瘸一拐穿着蓝条纹睡衣干活的犹太老头。给人一种压抑,紧张感。和城里温馨的环境形成强烈对比。但是在孩子的世界里是一切是天真无邪的,什么东西都是美好的。他渴望朋友的陪伴,渴望在没有围墙的大地上自由玩乐。从房间的窗户上他看到了犹太人的集中营。在他眼中是个充满阳光的农场,他猜想农场里面肯定有好多小孩子玩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偷偷的跑到犹太人的“农场”去探险。被密密麻麻的铁丝网拦住了脚步。但在铁丝网里面遇到了一个犹太孩子,虽然中间隔着铁丝网,他们很快成为好朋友。孩子们眼中的世界是单纯的是没有种族,战争和杀戮,只有单纯的友谊,犹太小孩没有吃的,小主人就每次给他带好吃的。他们愉快的聊天、下棋、玩球。日子就这样在两人的友谊中消无声息的度过。故事的转折点是犹太小孩在小主人家擦杯子,小主人看到了小伙伴,把盘子里的糕点拿给他吃。被进门来的的士兵看到了,士兵大声呵斥厉声询问小主人公是他给犹太小孩吃的还是犹太小孩自己偷拿的。毕竟是小孩子,天生胆小,再一受惊吓,说了谎。犹太小孩肯定是难逃厄运。但是孩子是善良的,他非常内疚想快点见到自己的小伙伴,但是每次去铁丝墙外,犹太小孩都没有出现。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再次见到犹太小伙伴的时候,犹太小朋友的眼睛被打肿了。他道了歉也得到了犹太小伙伴的原谅,他决定弥补自己的过错,得知犹太小朋友的爸爸不见了。主动要求帮着寻找。计划是第二天穿一套条纹的睡衣从地上挖个小洞钻进来帮助犹太小朋友找爸爸。计划就这样形成了并实施了。随知道就在他钻进去的这一天。德国人的屠杀犹太人的计划也在实施,他们被迫脱光衣服集体被关进毒气室内,当然我们的小主人公也被关进去了。从他天真无邪的眼中并没有意识到死神的到来。还以为是一次游戏。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世界。
      看完了影片,充满了忧伤。眼前老是浮现小主人公那种清澈的大眼睛。影片从孩子独特视角揭露了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美好善良的一面。很有教育意义。希望好的影片大家都能看看。一起感悟分享。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奶奶个泰迪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穿条纹衣服的男孩》是用一个9岁小男孩的角度去看待二战,整部小说都笼罩着一层莫名的哀伤。作为小说的主角----9岁的布鲁诺,虽然不知道悲从何而来,为何而来。但他却真真实实感受悲伤。布鲁诺是一个纳粹司令官的儿子,他还很天真无邪,不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作为父母,也尽量给布鲁诺一个和平的成长环境,刻意不让布鲁诺去接触任何有关战争的一切。但是,战争如同我们所呼吸的空气一样,其触角无处不在。作者用布鲁诺的感受去揭示战争的可怕,种族歧视与屠杀的可怕。

布鲁诺的父亲被提拔为司令官,全家人都必须跟着父亲工作的迁移二搬到波兰的奥斯维辛。在奥斯维辛,布鲁诺住在独栋的房子中,从姐姐的房间窗户往外望去,远远就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铁丝网。这个铁丝网将布鲁诺和奥斯维辛集中营隔开。在布鲁诺看来,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穿军装的人,一种是穿条纹衣服的人。对于9岁的布鲁诺来说,这辆这种人中,区别就在于衣服穿着的不同而已,而不是种族、血统的不同。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总是让人太心痛,他只知道条纹衣服是睡衣

关键词: 必赢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