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棋牌:雨月物语,女人的悲歌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17

根据上田秋成短篇小说《浅茅之宿》及《蛇性之淫》改编。上田秋成的《雨月物语》1789年至1800年志怪小说集,仍以其神秘幻想吸引着现代读者,本片即翻拍自这些志怪小说。 开始空镜:山坡下的农田,田边有茅草顶的小屋。

30.湖上
向浓雾的湖上摇去的小船。
阿滨在摇橹。船中间,源十郎和藤兵卫靠着行李喝着醪酒。宫木抱着源市出神地望着天空。
宫木:这可好了。
源十郎:可以放心了。
宫木:用船运是个好主意。假如走旱路,这个时候也许没命了。
藤兵卫:明天早晨以前能够到达大沟。那里是丹羽五郎左卫门老爷的领地,比长滨还繁华。
源十郎:你和我这次都能成个大财主。宫木和阿滨也是财主太太了。我在中之乡盖一个库房。
藤兵卫:(小声嘟哝着)我买一套护身甲。
阿滨摇着橹唱起来了。
阿滨唱:
船从盐津港摇出来了,怎么回事儿?
这么早您就走么,怎么回事儿?
和他一起嘛。唉,那可好啊,那可好啊。
藤兵卫和源十郎边听着阿滨的歌声边喝酒。阿滨忽然刹住歌声,向水上了望。看到一只弃船在雾里漂荡。
阿滨:一只船哪!
她喊了一声,停止摇橹。大家的眼睛盯着漂过来的船。
那船漂到跟前。
阿滨:唉呀!
她喊了一声,用力抓紧藤兵卫。
船里有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看着源十郎的船。衣服被撕碎,从脸到脖子粘乎乎地流着黑紫的血。
宫木:是鬼。
她这么一嚷嚷,那船里的男人搭话了。
男人:不是,我是海津的船夫。
他痛苦地喘息着。
男人:装上货,去安土的半路上,遭到水贼的袭击。有水没有?给我碗临终的水喝吧。
他苦苦哀求。看他这个样子,虽然让人害怕,源十郎还是倒了一杯酒,递给他。他用哆嗦的手接过来。
男人:多谢。我到了那个世界也要祝你们平安无事。湖上到处都有水贼。被他们发现,性命和货物就全难保。女人被抢走,男人被杀死。你们小心吧。
他把酒干了,喝得很香。
男人:临终的水是很好喝的。祝你们平安无事。
说完身子向前一挺。
酒杯掉入水中。
藤兵卫用竹竿把船撑开。
载着尸体的小船很快在雾中消失。
大家神色恐怖,面面相觑。
宫木:回去吧,这一定是不应该去的预兆。
源十郎:女人回岸吧,我们男人只好听天由命了。
宫木:你们别去了。
阿滨:我可得去,这个人我可放不开手。
藤兵卫:女人要被抢走的呀。
阿滨:到那时再说那时的。
宫木:如果一定要去,我也跟去。不管上哪儿,也带我去吧。
源十郎:你还有源市哪。
说到这一点,宫木无言可答。
 
31.尾上渡口
小船在湖岸停着。背着源市的宫木站在岸上,源十郎站在船上跟她说话。
源十郎:我拿到钱就马上回来。可能用不了十天。你放心等着吧。
宫木难过地点点头。
源十郎:不要走大道。顺着背道走,象刚才说的那样,要进入美浓大道的后山。暂时不要去咱们家附近。记住了吗?受点苦,也是暂时的,你忍耐一下。
宫木:你也多注意。如果遇上强盗,不要还手。
源十郎:知道了。
宫木:你毕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这个时候出来做生意的都是难对付的人……
源十郎:你就别操这份心了。
宫木:藤兵卫和阿滨,请你们二位多关照他吧。
藤兵卫:好吧。
阿滨:我们很快就回来了,你放心等着吧。
源十郎:好好照看源市。
船已经开了。阿滨摇着橹。
源十郎:多多地拿回银子来,让你吓一跳。
宫木:祝你们平安无事。
船摇到湖心去了。宫木一动不动地站在浅滩的水里,泪汪汪地目送他们。(溶暗)

沟口健二是日本电影发展早期知名的大师,他的作品《西鹤一代女》、《雨月物语》、《山椒大夫》三部作品曾连续三年获得威尼斯电影节的国际奖或银狮奖。他从三十年代起便致力于“女性电影”的拍摄,对女性的悲惨遭遇和命运给予了深厚的同情。

字幕:早春,16世纪战国时代,近江省琵琶湖北斧。镜头中出现了一座低矮破败的小棚屋,房顶是木片?,土墙,是烧陶瓷的窑 源十郎在妻子宫木的帮助下 ,将装着自家烧制的瓷器的草筐捆到平板车上,他准备趁着战争前物价飞涨的时候,把瓷器卖到长滨。他拒绝妻子与他同去贩卖瓷器的要求,认为路上游兵散勇太多,不安全,而且他认为妻子应该在家里带着他们的孩子。 藤兵卫不顾妻子阿滨的反对,一定要和源十郎一起去长滨准备圆自己的武士梦想,要出人头地。 在两人离去后,一位老者(村长)来到了藤兵卫源十郎的家,对源十郎的妻子说:趁乱世浑水摸鱼是不会长久。一点小钱便会点起人的贪欲。他们最好为来临的战争做准备。十郎回家了,就转告他。十郎的妻子,感谢这位老人的金玉良言。 老人走后,十郎拉着卖掉的瓷器回家,直接看到妻子高兴地直接从钱袋里掏出了一把钱,也许是银币。源十郎兴奋地对妻子说这才叫做生意,你明白了吧?妻子问起藤兵卫怎样了,源十郎告诉他他在城里遇到一位武士,执意要跟随那位武士,拦不住他。 藤兵卫在城中,因为没有盔甲和长矛而被拒绝,被称为乞丐。这时源十郎家中因为卖瓷器赚到的银钱三枚,买回来的礼物,新衣和服和吃的,一家人快乐的在一起,感觉像在过盂兰盆节。

50.另一户农家
刚才的败兵们狼吞虎咽地吃着抢来的饭。

《雨月物语》简介:在日本战国时期,陶工源十郎靠卖自己烧制的瓷器赚点钱,妻子宫木担心丈夫的安危,并不希望丈夫在乱世中卖瓷器。妹夫藤兵卫一心想做武士,抛下自己的妻子阿滨去闯荡,当藤兵卫成为武士回家时才发现妻子阿滨早在他离开不久便被败兵强奸沦为了妓女。源十郎在卖瓷器时,被若狭小姐吸引并与之结婚忘记了家中的妻子和孩子,经一个和尚的点化,源十郎才知道若狭小姐是鬼,并在和尚的帮助下逃离了若狭小姐的控制回到家中。妻子在家中等他,并为他做好饭,等他一觉睡醒时才被村长告知,妻子早已被败兵杀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初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42.衣服店
源十郎货摊旁边有个卖衣服和小百货的铺子。
这里有很多好看的窄袖女服。
源十郎拿着那些瓷器站在店铺前边,望着一件窄袖女服出神。
店主走出来,看也不看源十郎,打扫铺面前边。
源十郎:掌柜的,这个多少钱?
店主看看源十郎的打扮。
店主:你想买么?
源十郎:先听听价儿。
店主以蔑视的腔调嘿嘿地笑了笑。
店主:这不是你老婆能穿的,穿到身上要肿的。
源十郎勃然大怒。
源十郎:我有钱哪!
店主不再理睬他,进入店铺。
源十郎忽然想起宫木来了。
憔悴不堪的宫木站在店前,羞涩地笑着穿上这件窄袖衣。头发稍乱的宫木跟这件衣裳不大配称。宫木的身影一下子又变成刚才看到的那位阔小姐。窄袖衣穿在她身上正合适,光彩夺目。
源十郎清醒过来,感觉有些不是滋味,离开了店铺。忽然,刚才出现过的那位阔小姐带着老妪微笑着站在他面前。
源十郎吓了一跳,慌忙地说,
源十郎:对不起,太晚了。
老妪摇摇头。
老妪:怕没有带路的人,你不好找……
源十郎:那太不敢当了。
老妪:你跟着我们走吧。
小姐和老妪走在前头,源十郎跟在后边。

谎言与欺骗

战争是男人的野望,女人悲歌。

27.窑
已经住了火的窑。源十郎跑过来察看火口。
源十郎:糟了!火灭了。
他边说边张开双臂搂抱陶瓷窑。
抱一下立即离开,从小口察看窑洞。
宫木:你快!
低声叫了一声,拉着源十郎的手逃向窑后。五个一伙的兵卒手持长矛路过窑前。他们走过时用长矛杆梢戳破窑的封泥,纵声大笑而去。
从封泥的破口可以看到窑里瓷器的陶模。
兵卒走后,源十郎跑出,看一看破口,用掉在周围的稻草垫着手,取出一个陶模,掀开盖子。信乐瓷的蓝釉大盘,烧得光采夺目。
源十郎凝视着盘子。宫木站在他身后探过头来看。
源十郎:烧成了!
声调是狂喜的。
远处传来进军的螺号声。但是源十郎的眼睛却紧盯着盘子,目不转晴。
宫木跑过来。
宫木:你在这儿哪。
源十郎:嗳,烧好了。
宫木:烧好了么?
源十郎:你看!……可好了,可好了,……阿滨和藤兵卫哪?
藤兵卫满脸失望的神情,手拿护腿和护手向这里走来。
源十郎:藤兵卫,你上哪儿去了?……窑烧好了。
藤兵卫:是么!
源十郎:把阿滨叫来,赶紧出窑……趁着这个机会。

若狭小姐看中源十郎是为了体验爱情,而这是为了完成父辈的意愿。

奇幻悬疑日本电影,1953年《雨月物语》,日本志怪故事改编,导演日本沟口健二,1955年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外语片银狮奖。大映株式会社制作。

(全剧终)

他把辛苦赚到的钱都拿去买了盔甲和长矛,完全不考虑妻子的生活安危以致妻子被乱兵强奸无奈成为妓女。当藤兵卫意外成为武士后,口口声声对沦落为妓女的妻子说他是为了她才要成为武士的。

这时四位主人公看到远处柴田的军队来了。其他村民都因为畏惧军队的洗劫而逃跑,而源十郎藤兵卫为了烧窑卖瓷器赚钱,不顾及妻子和孩子的安危,继续守着炉火。士兵到村里把所有的粮食男丁。都抢掠一空。源十郎和藤兵卫两家侥幸跑到了山里,和村长与其他村民一起幸运地逃过了一劫。藤兵卫冒险去偷窃敌军的盔甲和长矛,失败了。源十郎疯狂了一样要去照顾自己的那窑瓷器,完全不顾村长和妻子的劝阻。执意下山去守着他的窑。源十郎夫妇他们险些被士兵给抓住,窑火已经熄灭,但源十郎最后惊喜的发现窑里瓷器烧已经好了。藤兵卫的妻子阿滨是船夫的女儿,因此他们决定让阿滨来转掌舵,用船从湖上到抄近路去上尾贩卖瓷器。 两家人用稻草把瓷器打包好,搬到废弃的船上。"安上之水,扁舟独行。众人皆睡,我自摇桨。"阿滨一边摇桨,讲一边唱着歌。两个男人说他们终于安全了,明天可以到达另一位领主的城堡,他们认为这一笔卖掉他们会变成财主。“世间本是寓安所,垂泪到天明,随波又逐流”阿滨这样唱着。 这时湖面上又飘过来一艘船,阿滨恐惧的以为船里浮着的是水鬼,但船里的人开口说话说我不是水鬼,我是船夫运货到安土,碰到强盗。并请求给他一些水喝。那个船夫告诫他们不管到哪里都要小心强盗,如果遇到强盗,你们货物和性命都要不保,女人和孩子更要小心。说完这些话后那个船夫就死了。 之后源十郎的妻子说这是一个凶兆,我们还是回去吧。但是两个男人仍然执意要去,并且打算把女人孩子送回去,他们再去。妻子宫木恳求他把他们一起带走。但是男人拒绝了。接着十郎将他妻子和自己的孩子。放回原来的地方,让妻子和孩子自行回到山里,并承诺十天后就回来。

49.贫农家的内部
看不到人影的破破烂烂的房子。
从远处传来军粮车的车轮声、兵卒的怒喊声、马蹄声等等。
一进门的“土间”,堆着稻草,一位老太太从稻草里惊慌地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在她身旁,宫木吓得紧紧抱着源市,生怕源市出声或哭起来。
好象有人的动静,老太太慌忙躲藏。筋疲力尽的几个败兵从门口探头朝里边望了望。看到地炉里的火还没有完全熄灭,两三个人闯进来。
败兵甲:一个人也没有。
败兵乙:没有吃的东西吗?
败兵丙:他们都带走了。
他们还不死心,东冲西撞,但非常失望,无精打彩地走了。
老太太又从稻草里露出头来。

瘆人的音效和忽而乍现的女鬼是一直以来鬼片的标配。然而在《雨月物语》中,却是一种非常实在的方式表现着女鬼——若狭小姐。

电影梗概

7.长滨城近旁有石崖的地方
藤兵卫追着马上的武士。
藤兵卫:您收留我当个卫兵吧,我一定豁出命为您效力。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抓着马嚼子。
马上的武士看了看他。
武士:我能让叫花子给我当卫兵么?
说着,用长矛杆的梢头挑破了藤兵卫的布衣。
武士:你要是想当官儿,先穿上护甲来。
藤兵卫:穿上护甲?
武士:你要是有护甲和长矛,我就收留你,滚开!叫花子!
他用长矛杆梢把藤兵卫捅了个筋斗而去。
藤兵卫:买护甲的钱,买护甲的钱……
他倒在地上,目送武士的后影。

这似乎在向我们暗示,即使是在一个非现实时空里女性的命运仍然是受制于男性的。

源十郎对妻子说我一直想给你买一套和服,现在终于买到了,你看起来很高兴,妻子回答他,我高兴并不是因为新和服,而是因为你对我好。妻子说:能和你所守,我就别无他求。源十郎没有回答妻子的话,而是把他买回的物资给妻子看,鱼干,油,面粉,干海参和米糕。最后说钱就是一切,没有它生活艰难,希望泯灭。说完便抱着怀里的儿子,对儿子说:好了,爸爸要工作了,爸爸要赚更多的钱,我要尽我所能的多做瓷器上一次的一小批瓷器卖了三个银币。我们的钱暂时够用了。妻子说:村长说柴田的部队明天就到这里。我们要多加提防。原十郎说:胡说,看我赚了多少?妻子宫木说:这次幸运不见得下次也幸运,并说,假如你有个三长两短……原十郎打断他说:别杞人忧天了!哦,阿滨来了。源十郎对藤兵卫的妻子阿滨说:不用担心,没有武士会收留一个衣衫褴褛的农民的。这时一身狼狈的藤兵卫回家了,他的妻子直接骂他说:笨蛋,你称了城里最大的笑柄了,一副乞讨的样子。 源十郎在妻子的帮助下做陶器妻子,为他推动转轮,原十郎不停手的拉陶坯。源十郎一刻也不愿意停,即使孩子嚷嚷着肚子饿,也要妻子继续帮助他制作陶器妻子认为他变暴躁了。妻子说她只想夫妻俩平平安安过日子,三人共享天伦。这就是她唯一的希望。 源十郎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妻子,他只是努力地制作着瓷器。藤兵卫很卖力的帮助原十郎制作瓷器,告诉原十郎自己有自己的计划,所以工作很卖力,并问原十郎自己能分成吗?原十郎告诉他当然你可以拿三成。藤兵卫说:等不及双手捧着钱了。 夜里,两个男人在燃烧着的窑炉边睡着了,而女人们仍然守着窑炉再添柴,维持火焰与温度,她们忧心地说道,我们只希望一家人在一起开心的生活就可以了,但是男人不听劝,坚持要冒险,他们把一切都放到这个窑炉里烧了,一切,精神,力气,男人就是不听劝。源十郎的妻子说:他原来是一个头脑多么冷静的人啊,战争让人完全变了。阿滨说至少他们在努力赚钱。

16.窑前
窑已封好,涂上泥巴。藤兵卫和源十郎加劈柴。
源十郎:这次你干得不错呀。
藤兵卫:我有个打算所以才干的。
源十郎:烧成了,再去一次长滨吧。这回可得好好地挣一笔钱。
藤兵卫:赚头能分给我点儿吧。
源十郎:那当然了。分给你三分之一。
藤兵卫:我想早点见钱,尝尝把钱攥到手里的滋味儿。
边说边往窑里加木柴。

                                       

十郎和藤兵卫,阿滨到了另一个城里。三人在市集上贩卖瓷器销路很好。市集上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戴着帷帽的女子,她穿着美丽的和服,有一个老婆坡陪伴着,在源十郎的摊子上买了许多瓷器。那个婆婆在最后告诉源十郎,他们住在木原村,请教送到那里去。他们到时会付钱。这时市集上出现了一队武士,看着领着兵的武士,藤兵卫又燃起了成为武士的希望,他抢走了他们卖钢卖瓷器得到的银钱,立即逃跑了。源十郎要照顾生意无法走开,藤兵卫的妻子阿滨追了上去。藤兵卫甩开阿滨,用钱向匠人购买了一套盔甲,刀和长矛。阿滨寻找丈夫来到野地,被五个游荡的士兵发现并抓住强暴。原十郎在和服店前买了一件非常奢侈的和服,幻想着自己妻子宫木穿上这美丽和服的样子。 这时在集市上向源十郎订购瓷器的美丽年轻女子和老婆婆出现了,说准备带他到那里去,他们一路走到了荒郊野外。一个荒僻破落的宅院里。进入宅院后,婆婆告诉她,若狭小姐在等,你请进来吧!原十郎提着瓷器进入了房子。发现荒宅外部破败,内里却修整的很干净整齐。源十郎很踌躇不安地进入了宅子。夜间宅子里居然还有其他女仆点灯。原十郎在市集上遇到的那位女子穿着华丽的丝绸和服出来,拉着他的手进入了内室。并问:你是来自近江的源十郎师傅,对吧?源十郎反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若狭说我在市场上看到您的瓷器。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蓝光微射,像是水晶一样。我父亲过去常教我如何评鉴陶器,我想见你,想知道你是怎样做出这么漂亮的陶器的,是不是这秘密不可外传?源十郎匍匐在地上,卑微地说:不,着里面并没有什么秘密,是靠多年的经验来处理粘土釉料。若狭说:经验的果实是美妙的,但只有大师才能创造出这样的美丽。 之后,源十郎诚惶诚恐地道谢,宅子里的老婆婆和另外两个使女端上了酒菜。原始能发现装酒的是自己烧纸的瓷器。若狭说:我想用你的杯子瓶酒。源十郎碰着瓷器说:你很幸运,竟然能够得到贵人的赏识,他说我只是一个农民,做瓷器只是副业,我把这些东西当做自己的骨肉。有您这样的贵妇照顾他们,真是莫大的荣幸。看到他们居住于如此豪华的地方,有如此美貌的贵妇把玩,真是美梦成真。但是若狭小姐说:并非如此,他们会伤心的。在乱世被破落之人把玩,像我这样的。源十郎说:自己的瓷器从未如此美丽过。并且说人和物的价值取决于它们的位置。他说自己的瓷器在贵宅,一定会感到迷茫的。阿霞小姐告诉他,你的才华不应埋没在偏远贫穷之地。你应该更加精修技艺。这时婆婆对源十郎说:请你永远爱若霞小姐,并且和她成婚永远和她在一起。原十郎退缩了,但美丽而主动的若狭片小姐最终得到了原十郎。 "上好的绸缎,精选的颜色。也终会褪去。我的生命也会逝去。爱人。如果你不在坚贞。我们的海誓山盟。十年不变。尽在此杯中。"阿狭小姐在换衣服的华衣的原十郎面前跳舞,有婆婆弹着三弦琴伴奏唱出了这支歌。唱歌的末尾有一个恐怖的男生在背后和着这首歌,若狭小姐说那个声音是他死去父亲的声音。 老婆婆说,因为织田信长(1554年至1582年战国大名)那可恶的织田信长木村宅全部被毁,芳荻小姐只身逃出。已故大名的魂魄还徘徊在此殿中。当小姐起舞时,他就这般唱歌应和。她的声音如此美妙。他是为小姐即将举行的婚礼而欣慰。 第二天醉酒的源十郎醒过来问,早已起身正在梳妆打扮的阿狭小姐,他在这里是做什么?若狭说:我想回答说怎么说呢,好像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时婆婆进来了,说主人醒了,牵着你的丈夫去温泉伺候他洗澡。 若狭带着源十郎到温泉伺候他洗澡,若狭说:你不相信我,但是你现在属于我了啊!并对他说:你的生命要献给我。之后就脱下衣物一起进入潭水中河源十郎洗澡。镜头一转,不知过了多久,源十郎和若霞在野地里欢愉的吃喝唱歌,源十郎信誓旦旦的说:即使你是妖怪,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我从未想到人间竟有如此欢乐,而源十郎身体虚弱,没走几步就会跌倒。嘴里却说我从未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美妙之事。 同时源十郎的妻子在村子里躲避着游兵散勇艰辛的带着孩子,逃跑的时候一位老婆婆帮助了他,给了她一包米糕和一壶水,让她带着孩子快点逃跑。两个士兵抢走了源十郎妻子留给儿子的米糕。并用长矛捅了宫木的腹部,在宫木倒地挣扎时,败兵在一遍吞吃米糕。 藤兵卫在战场上偷袭,杀掉了一位大将军的随从,而随从刚刚根据大将军的要求,砍下他的脑袋,好带回去。藤兵卫杀死随从,抢走了大将军的首级。用来领功,谎称自己用长矛刺杀了大将军。之后他向首领要了盔甲,马匹,随从。 在路过一家妓院的时候,在谁跟谁的仆人的要求下。但并未准备进入妓院歇息。他名为立了大功,人人羡慕他的福气,他从万人鄙视了笑话乞丐,谈兵卫变成了所有人都仰慕的藤兵卫。然后他在妓院中遇到了已经沦落成妓女的阿滨,阿滨告诉他说你现在是一个大人物了,在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我也声名远播了,在这里穿着院服,化着浓妆,喝着好酒。每晚和不同的男人上床,也算是女人的成就吧!你一定很开心吧,只是你一直追求的成功,总要付出痛苦代价的。你的妻子于是堕落了,但你的成就会把这些洗刷干净的。来今晚来做我的恩客,用你赫赫战功换来的钱财,买这个荡妇春宵一度。唐彬蔚跪在地上对自己的妻子说没有你,我的成功毫无意义。阿滨对他说不,我的命运微不足道,只要你是武士。藤兵卫说不,我原以为如果我成功了,你会为我骄傲的。我从未想过你会落到如此田地。阿滨告诉他,我的身子已经肮脏了。都是你的错,你能还我清白吗?藤兵卫回答说能能我发誓还你清白。阿滨告诉藤兵卫我常有轻生的念头,但我想先见到你。我恨我自己。但我要见你一面才能瞑目。 画面一转又回到了原始狼原始狼,面色憔悴,他带的钱不够,他正在和负电位阿霞小姐购买和服和义务,他对老板说我钱不够,不如你到沐春园来,我把姐还有这钱给你。老爸很惊慌地问沐春园是的,在山脚。老板不计较价钱,也不要他的钱,对那个男人说快拿上走吧,我不要你的钱,老板害怕的转过身去。这是一个一个僧人喊住了源十郎,他说我看见了可怕的病情,让我再看看你的脸。人虽然很疑惑的说我的大师。僧人对他说此处不宜谈话,请跟我来。来到三人的住处后听人说你的脸上有死亡的气息,你碰到什么奇怪的生物了吗?原始狼说不没有,你没有家,没有家人吗?僧人又问说如果你有家,有依靠你的人就快离开这里,速速回家,不要逗留在这里。于是老问为什么此人告诉他别问了,你快没命了,原十郎回答我在木村园和若狭小姐行鱼水之欢。僧人告诉他若狭小姐是鬼。人身,狼不信说胡说,虽然说你们的爱是违反天条的。难道你不爱你的气儿吗?休要抛弃他们。接着三人说你要去就去吧,但我不能看你羊入虎口。我会去除此妖来当你认识这怪物是多可怕的东西,你会觉醒的。 原十郎带着华丽的衣物首饰回到了若霞小姐家。不想小姐说你真是周到,我还在担心你花了这么长时间回家是遇到了什么事。只能这样子,心事重重。楼下小姐追问他有什么事,婆婆对她说你还是不要出去好,自从家破人亡,我们便饱受。轻蔑与诋毁,肮脏的世界。落霞小姐要求是狼永远不要离开我,我们离开这里去找我的故土吧。谁让你是我今生的夫君,也不和我走吗?原谅我,十郎说,我说谎了,我已有家小,我在战乱时把他们留在家里。只能恳求让他回家,楼下,小姐说:不,你不能回去。你跟我去故土吧,不好。小姐在靠到源十郎身上时发现他皮肤上有东西。原来是他身上有符咒,婆婆问你既然有妻小为何欺骗,洗去经文和符咒,否则绝不原谅。 原来若霞小姐在战乱中故去,未曾尝过,爱情的滋味,于是他的保姆婆婆便带着她返回到世间游荡,希望若狭小姐找到自己的爱情。源十郎在慌乱中抽出了宝剑退出了,逃出了若夏小姐的鬼宅,但当他最后他昏倒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有一群人抓住了他,并且告诉我他是小偷,偷走了木村家打宝剑,木村家早就被夷平了,而那把剑则被放在一座庙中。因为是战乱时期,没有把它投入牢里。 源十郎在白天才发现原来她所居住的这所宅第只是一片被火焚过的废墟。废墟上挂着两件昨天他新买回来的和服。 原始狼狼狈的返乡回家,却发现家里破败不堪。他喊着宫木寻找着他的妻子。进屋后发现他的妻子正在火炉边生火,孩子原一在睡觉。 人生痛苦的时候,我本应该带礼物回来,但是我发了个错误,他的妻子宫木说别说了,你能回家就好。源十郎哭诉说:你要当时说对了,我真是鬼迷心窍,他的妻子说别说了,你累了,快休息。接着他的妻子给他就说就问好了,别说了,快喝炉子也准备好了。他的妻子看着丈夫流下了眼泪。原始老说回家了,真是松了口气就真香啊,这里好安静。离家后就没有过过安稳日子,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原始了,躺下睡着后,他的妻子收拾了东西开始缝补衣服。天亮的时候,村长寻找源十郎的儿子,原意来到了原市场价,但行动。找到原因后,村长高兴地说原来如此,他一定是听到你回来了,所以才到这里来。原十郎高兴的呼喊自己的妻子宫木,但是村长说你是在做梦吗?你的妻子被白兵杀害了。他看到你平安回来一定会高兴的,可怜的人。 另一面,藤兵卫放弃了自己在军队里的军职,带着自己的妻子回乡了安分种地。他说战争使人发狂,而他的妻子说,蠢货,早就告诉你,而你不撞南墙不回头。 最后源十郎成了一个认真安定的陶匠,成为了他妻子宫木一直期望的人 可惜他的妻子却不在人世了。

62.妓院的后面
从远方传来妓院的歌声。
阿滨站在杂树林里哭着。
藤兵卫跑过来。
藤兵卫:阿滨!
阿滨看到藤兵卫跑来,抽身欲逃。
藤兵卫抓住她的衣袖。
藤兵卫:别走,我想到外边闯出个名堂来,还不都是为了你……
阿滨:你胡说。你只是想自己能当个武士,哪管自己的老婆死活!
藤兵卫:不,不。我是想有了出息,你一定会夸奖我……我,我实在没想到你会落到这个地步。
阿滨用力抓住藤兵卫的胳膊。
阿滨:我受到凌辱,这都是你的罪过。你能把我洗净恢复原来的样子吗?
藤兵卫:我能。
阿滨:如果你不能,我只有死了。
藤兵卫:我能,一定能恢复你原来的样子。
阿滨:我好几次要寻死,可我想总得见你一面呀,我恨我自己不该有这个念头,真不该呀。(轻轻摇着藤兵卫)不见你一面,不能去死,所以没有死成。
她哭着搂住藤兵卫。

若狭小姐的表演

45.枥木家的内室
在老妪的引导下,源十郎走过黑暗得什么都看不清的穿廊。
进入一个房间。
老妪:这就点灯。
老妪用手中的灯把蜡台上的蜡烛点着了。蜡烛一个一个地点着,越来越亮,更加照亮了与寂寞荒凉的院子不相称的华丽的居室。房间收拾得很好,一切陈设也很雅致。
老妪:月亮上来了。
老妪看着院子说了一句。从月光明亮的院子,可以望得到远山溪谷,听得见水声淙淙。源十郎茫然若失。
刚才那位小姐,身穿深紫色的衣服,轻轻地走上房廊,向这里走来。
若狭:让您受累了,……请坐吧。
源十郎谦让一下坐在垫子上,与小姐面面相对。这时,老妪把源十郎拿来的瓷器收拾起来拿进里屋。
若狭:您是北近江的源十郎先生吧。
源十郎: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若狭:在集市的杂乱人群里,看到席上摆着的瓷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蓝釉光华灿烂,就象嵌上水晶的一般。由于家父的教导,我也多少懂得一点东西的好坏。怎么就能烧出那么美丽的东西,我很想听您讲一讲。是不是有不能传人的秘诀?
源十郎:没有,谈不到有什么秘诀,只是要注意釉的涂法,还有坯土的处理,需要长年熟练的技巧。这不是一教就能会的。
若狭:熟练的结晶,只有能工巧匠才能烧出那美丽的东西。
这时,老妪右近端着折叠膳台进来了,上面摆着源十郎烧的酒壶、酒杯和菜碟等等,盛着酒和各种酒菜。
源十郎:这不是我烧的那些东西吗?
若狭:想用您烧的瓷器喝喝酒。您请!
拿起酒壶让酒。
源十郎用酒杯接酒,满意地在手里玩弄酒杯。
源十郎:能让您这么高贵的人看中……虽然是一边种地、一边烧瓷的捎带活儿,自己做的东西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旦遇到赏识它的人,心里也实在高兴。……而且,一想到在这么体面的宅门,象您这样美丽的人能够使用它,幸福得象在梦中一般。
若狭:不,落到我这样飘摇零落的人手里,您心血凝成的杰作也会哭的。
源十郎仍把自己的作品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
源十郎:发现自己做的东西这么美丽,这还是生平头一次。人和东西因为所处的地方不同,价值居然也是这样的不同啊……酒杯和碟子进到这么体面的宅门儿,它们也会受宠若惊的。
他放下杯子,拿起酒壶给若狭斟酒。
若狭:您的才能不应在偏僻的农村埋没一辈子。您应该想一想怎样发展您的天赋……
源十郎:我该怎么办好呢?
不知什么时候早在旁服侍的右近开口说。
右近:您和若狭小姐谈谈准有办法。
源十郎:那么以后再来拜访吧?
右近:不要等以后,这一次您就……别那么客气了,随便好了。
源十郎:不,我得告辞了……
右近:您别这么说,您从从容容地多呆会儿吧……
源十郎:但是……
若狭:我也想多跟您谈谈。
源十郎被若狭的美貌所吸引,恍恍惚惚,忘乎所以。
右近把源十郎带到屏风后边,让他换下寒酸的衣服。
片刻,换上富丽衣服的源十郎,怀疑是不是自己居然变化如此而从屏风后出来了。这时,鼓声咚咚,右近已经端然正坐拍着手鼓,若狭口吟歌谣,妩媚地翩翩起舞。
源十郎陶醉在歌舞之中,出神地看着若狭的舞姿。鼓声加上后山的回响,满屋洋溢着神秘的气氛。鼓声夹杂着笛子与鼓的合奏声,若狭唱的歌谣变成了朗朗的男声。若狭惊吓得停止了舞蹈,跑到源十郎身边。
右近仍若无其事地拍鼓。节奏明快的笛鼓声越来越大。
若狭:您听得见那声音吗?那些伴奏的声音,还有个男人的声音……
源十郎:听到了,在哪里,有人在什么地方唱哪?
若狭:是我那去世的父亲。
源十郎吓了一跳。
若狭:枥木一族是被织田信长灭掉的。幸存的只有我和我的奶妈右近两人。我父亲的灵魂始终不离这所宅院,我一跳舞,他就唱歌。
源十郎:很洪亮很好听的歌声。
若狭:您不害怕么?
源十郎:不害怕。这是他很想念您的骨肉深情呀,您还继续给他跳舞吧。
若狭摇摇头。
若狭:我一听到这声音,浑身就哆嗦。这是诅咒的声音,对人世留恋不舍的声音。请您搂着我,啊,可怕……
源十郎:我听起来并不害怕。你仔细听听吧,很漂亮很有功夫的歌声嘛。
若狭:不对,我听起来纯粹是爸爸在诅咒我呢。我求求您,你搂住我。
说着紧紧抱住源十郎,源十郎紧紧拥抱着若狭那丰满的身体。
右近对源十郎的态度表示赞同地点点头。
右近:她父亲今晚很高兴,因为女儿这里来了这么好的客人……您听,那声音多么轻快。
若狭倾听歌声,回首看看右近,点点头,放了心的样子。她发现自己靠在源十郎身上,想悄悄挪开。源十郎也感到不大合适,二人静静地互看着。若狭火热的目光。音调急促的伴奏声好象要激发二人情感似地高昂起来,若狭情不自禁地投入源十郎的怀抱。
这时,骤然吹来一阵风,四周的灯火同时一闪立即熄灭了。伴奏和歌声嘎然而止。月光顿逝,一片漆黑。
片刻,月光流辉,院子也亮了,一缕微弱的月光射进屋里。屋子里铺着被褥,旁边围着小屏风。若狭的长发流云一般拖在一边,源十郎把它当作枕头似地枕在这长发上睡着了。月光好象也呼吸似地明暗缓缓交替了两三次。传来夜鸟清脆的啼声。
这啼声惊醒了源十郎,他急忙爬起。
若狭也醒了。源十郎回身望着若狭,月光照在若狭的脸上。若狭看了源十郎一眼,急忙用衣服蒙上脸。
源十郎:我这是怎么了?
若狭:(脸仍然蒙着)您喝醉睡着了。
源十郎想起一幕幕的情景,情难自禁,动手去掀若狭的衣服。
若狭抗拒。
一个想掀,一个抗拒,激烈相争。若狭被搂住,一面笑着,一面背过脸去,手摸着源十郎的脖子,看着源十郎脖子上的汗珠。
若狭:哎呀,你出汗了。去小河里的温泉洗洗吧,趁着这月明如昼的时刻。

宫木

13.窑
藤兵卫在小山的斜坡上增筑瓷窑。

鬼魂的虚与实

67.家里
拉开门进来,没有人影,源十郎巡视屋里,不见宫木和源市。他叫着妻子的名字,穿过“土间”来到后院。

妹妹阿滨是一位善良的女性,然而丈夫藤兵卫不顾妻子的阻拦,一心想成为武士。

原作:上田成
改编:依田义贤
导演:沟口健二
译:金连缘

                                       

25.山里
源市要动弹,宫木抱紧他。
宫木:别起来,起来就让人杀了。
紧紧抱着他不让他起来。
“唉哟!”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救命啊!
刺心的哭喊声。
阿滨垂头丧气地走来,坐在旁边。
这时,源十郎突然站起来,向山下的道路跑去。
宫木吓了一跳,把源市交给阿滨,追赶源十郎。

当源十郎最终返回家中的时候,影片中使用了一个长镜头,源十郎不断喊着妻子从进门到出门,在外面转一圈再进门时,妻子已经坐在房间内并烧起了火,等待丈夫的归来。

54.山里
讨伐队的兵卒散开,在树林中追剿败兵。
藤兵卫也在其中。

妻子的鬼魂等待丈夫的归来

53.山峡
白昼间的静静的山村。山上不时响着枪声。三个败兵从没有路的山崖上滑下来,一直滑到山下的溪谷,一个败兵扑通扑通地蹦过乱石很多的小河逃走。只剩下两个人。一个人好象是有相当地位的武将,身负重伤,摇摇晃晃,在随从的帮助下渡过小河。

妻子宫木一位贤惠持家的女性,

33.有盔甲店的街道的一角
盔甲店的店头摆着好多武具。藤兵卫分开人群跑过去。
阿滨在后边追赶。
藤兵卫又返回来,跑进盔甲店。阿滨也跑回来了,但找不到他,又向不同的方向跑走了。

沟口导演的长镜头像是在为我们展现一个卷轴画,缓慢、厚重,充满东方神秘色彩与民族气息,而更为重要的是,沟口导演的长镜头很好的结合了主题内容,透过外在形式,引起了我们对于战争、对于女性命运的思考。

字幕一
上田秋成的《雨月物语》讲述了许多奇闻异事,它使读者由此产生各种各样的幻想。

一个借助于女人向上爬的男人是令人鄙视的。对于这种充满谎言与讽刺的故事本应发挥到极致的,但是沟口导演却妥协了,藤兵卫扔掉了盔甲和长矛最终和妻子回家好好生活了。

5.途中
北国大道的一段。源十郎驾辕,藤兵卫在后边推车,急急忙忙向长滨赶路。
装着待售的各种货物的车辆,争先恐后地向前跑。
他俩不甘落后,拼命地跑。

幽灵的等待

8.源十郎的家
源十郎正在炉旁喝酒。
宫木和源市穿着新衣裳,欢欢喜喜地站着。
宫木:看我们,又过年了。
源十郎满意地笑了一笑。
源十郎:我年复一年地盼着,哪怕能给你买一件旧的窄袖衣也好……这回总算称心如愿了。
宫木:我高兴的可不是为了一件窄袖衣,是因为你有这一番心意……说真心话,我什么也不想要,只要你在,什么钱,什么东西也不想要。
源十郎:也不能尽这么想,就说夫妇之情吧,有了钱才能日子更和美呀。你看,这儿有干鱼、油、干粉、糖、年糕……
他环视了一下摆着的东西。
源十郎:这些都是挣来钱的好处。只要有钱,就有幸福,没有钱,就受苦受罪,人老是受苦受罪,还有什么希望!
宫木:那当然,不过……
源十郎:藤兵卫也是个蠢家伙,不用当武士只要能挣钱不就行了么。我还要多挣点钱,扩建房后的陶瓷窑,尽量多烧点陶器。拿出这么点儿烧成的东西,就卖了三个银币。
宫木:你别说了,钱,这点儿就够了。据村长说,柴田的军队说不定一半天就到。你不要偏偏趁这个时候去吧……
源十郎:你说什么?打起仗来更好!
宫木:我也是这么想,不过你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抓这个时候去赶集的商人都是一些狡猾的老滑头,你可斗不过他们。
源十郎:我不是打那儿把钱挣来了么?
宫木:你不要以为上次顺利,下一次也一定会顺利。
源十郎:……
宫木:万一你要有个好歹……
源十郎:你别胡思乱想瞎操心啦!这时,阿滨悄然走进土间。
阿滨:哥哥。(哭哭啼啼的声调)
源十郎:你不用发愁,没有哪个武士肯雇用破衣烂衫的庄稼汉。他一定回来……你这儿来,喝一杯。

这个长镜头的使用,和巴赞所说的长镜头很不一样。在巴赞的长镜头理论中,为了保证叙事的真实性,必须要保证镜头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连贯与统一。而在沟口建二这里,虽然使用了长镜头却不是为了叙事的真实,而是刻意营造的一种幻觉。无论是宫木还是宫木的鬼魂都在为了家和丈夫付出,而作为男性的丈夫一方,打着为妻子孩子过上好生活的幌子,弃妻儿于不顾。

字幕三
天正十一年(1583年)。融雪的季节。近江(注1)琵琶湖的北岸。

她像一位大家闺秀在白日里出现,看中了陶工源七郎,将其引诱至家中,为其表演,表达爱意。丝毫没有在中国鬼故事电影中的忽隐忽现,她的鬼魅是通过幽长而缓慢的镜头来表达的,通过对日本能剧的模仿,将现实与非现实的时空做了区分。用能剧的音乐与走位,传达一个非现实时空的仪式感和典雅效果。

43.山荫小道
源十郎走在前边。老妪和那小姐的白衣裳象暮色苍茫中怒放的鲜花。

若狭小姐

15.窑
藤兵卫和阿滨把放在陶模里的坯送入新筑的窑里。

宫木被败兵杀死

55.灌木丛的浓荫处
以前出现过的那个身负重伤的武将,上气不接下气地逃到这里,他料想已经走投无路了,坐在一堆落叶上,对随从的卫士说。
武将:我决心自裁,你帮个忙(注2)吧。
他镇定地说了一句,拔出了短刀。随从的人也擦一擦眼泪,拔出了长刀。
在这附近的小道上,藤兵卫一人提心吊胆地手持长矛走来。看到这情景,偷偷地向他们靠近。随从的卫士拿着那武将的首级刚要走,藤兵卫追上去猛刺一枪。

阿滨

17.夜里的窑
他俩睡在窑前的席上。
宫木和阿滨替他们二人烧火。
源市睡在宫木的背上。
阿滨:这一窑烧成,嫂子,日子就好过了。咱们俩去木之本买点想买的东西吧。
宫木:我什么也不要。一家三口能高高兴兴地过日子,我就知足了。
阿滨:可是,我当家的和我哥哥,从来也没象这回这么拼命地干过。好象把一切都投进这窑里去了,他们把男人的力量、灵魂和心里的各种念头都封在窑里了。假如这一窑失败了,不知道他俩会怎么样。
宫木:这些男人,真没治!象我当家的那样老实人,竟变成这样了。战争会弄得人心大变么?
阿滨:不过,他只是想挣钱,这还没什么。
远处传来惊慌的人声。
青竹爆裂的声音加上人们的喊叫声越来越激烈。她俩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惴惴不安。
阿滨:怎么回事儿?……
宫木不安地跑到源十郎跟前。
宫木: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源十郎和藤兵卫从窑里跑出来仰望夜空,天空突然亮起来了。
藤兵卫:放火了,柴田的军队来了。
源十郎憎恨地咬了咬嘴唇。
宫木:怎么办?
源十郎:不用慌,现在不能断火……
宫木:可是……

妓女阿滨见到成为武士的丈夫

34.盔甲店里
从武具后方,藤兵卫突然伸出头来。
藤兵卫:走了吧!
盔甲店主:怎么了?
藤兵卫:给我一副护身甲。

对丈夫赚钱的野心表示担忧,却又无法阻止丈夫,只能帮助丈夫。源十郎抛下妻子与孩子,最终致使妻子宫木被败兵杀死。

字幕二
这部影片描写的就是从这些幻想里产生的新的故事。我们不能不承认,秋成笔下的奇闻异事今天仍然是活生生的现实。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必赢棋牌:雨月物语,女人的悲歌

关键词: 必赢棋牌

上一篇:坑了个爹,晚安应当要柔声细语轻轻说
下一篇:没有了